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隨便聊:駭客任務 & 攻殼機動隊 & AVALON(歡迎登入虛擬天堂)+

  總算看了駭客任務第一集,其實我來評駭客任務,有失公平,因為我先入為主的觀念下意識排斥駭客任務,排斥大眾可能只是注意到他的特效,而忽略了他可能隱藏的內容。或者排斥他可能太重視特效,而忽略了它可以發揮的內容。
  我是從駭客動畫集開始看的(因為排斥所以始終沒去看第一集),看了以後再看第二集、第三集,然後拖到今天才跑去租第一集(甚至有的出租店已經沒片子了)。講真的,全部看完以後,還是覺得動畫版比較好看,也許是因為我習慣看日本人的敘事手法,印象深刻有個日本導演導的,一個女孩子跑到廢墟裡,廢墟的範圍裡時間可以暫停,那部有一景是上班族群眾過馬路,行人穿越號誌燈會響起日本民謠那景,音效把整個氣氛弄得很美。另外進入虛擬化身成日本武士,在屋頂上打打殺殺那部,因為有關於日本動畫處理背景手法與美國動畫不同的特殊性(美國人覺得小朋友很笨,如果不把背景畫出來小朋友不知道超人在空中飛,但是同樣情況,日本人用效果線當背景,反而更加深視覺效果),印象也很深刻。其他幾片倒是還好,除了可以看一堆不同畫風的動畫很爽以外,甚至有幾篇太過於藝術(或者是稱讚它太超然),看到差點睡著。
  而第二集第三集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印象中第二集就一直打,第三集就還是打(我好像都有小睡片刻),打到後來結局竟然是reset之類的...=_="(太久忘記結局了)
  最能長篇大論的大概就是剛剛才看完的第一集,印象還很深刻。在看之前我就以"大概不會合我胃口"的心態來觀賞,所以可能因此妨礙到我的評論公正性,總之呢,基努李維長得確實很帥,身材真不錯,穿綁腿褲實在很讚。
  倒是我媽媽看得很高興,我媽她原本很不屑看這種超現實的劇情,她覺得背景是真實世界的劇情才會對於真實的感受有所共鳴,才會覺得劇情有內涵、有道理。不過後來我說就算是虛構的超現實故事,也是建築在真實世界裡所得到的感受,就好比駭客中的尼歐,他覺得受人約束的生活很不踏實,所以作者安排他能跳脫他原本的世界,甚至當起另一個世界的救世主。這就好比某些電影也會有的劇情,主角受不了一成不變的生活,決定跳脫框框,丟下工作不管出去旅遊或探險什麼之類的,其實這種平凡人變身成救世主的人物設定,就是反映人類厭倦現實世界中自己所扮演的只是可有可無的小角色,而幻想自己能夠成為一個比較特殊的身分,(不過EVA新世紀福音戰士裡的人物設定有趣就有趣在,主角是屬於逃避面對身為特殊身分所面臨的重擔,選擇寧可活於安逸,就算只是渾渾噩噩的活著)跟我媽辯論辯不過我,她也懶得堅持了。
  這第一集之所以會比第二第三好看,就在於背景世界的架構,因為第一集要交代這種世界觀有趣的地方,像是能透過磁片,如同輸入資料般,快速學習各種功夫跟駕駛直升機技術,這點大家應該都很嚮往,讓我想到攻殼電影二Innocence裡面,巴特不是猛飆各種名言錦句嗎?飆到似乎他可以使用許多名言串聯來表達自己所有的論調發言,看的當時我就想,是不是腦義體化了以後,所有的記憶就像存放在硬碟裡,隨時可以呼叫出來,而不是像肉身的大腦,為了不要負荷過重,而會忽略記憶(就是"遺忘"的產生原因)。
  而在駭客的內容方面,確實如我所想的,因為注重快節奏的劇情以及武打部份,還有華麗的特效,看得很過癮之外,卻沒有發揮一些應該可以發揮的內涵,也許是觀眾取向不同,這片屬於好萊塢票房動作片(就像"最終兵器彼女"的取向屬於給男生看的愛情故事,所以在劇情上其實可以發揮一些有關於世紀末的人心等等問題,卻沒有多加描繪),所以其實它可以把各個角色的心理狀態刻畫得更細膩,卻因為觀眾取向所以忽略掉這部份。所以說反觀藝術電影雖然悶,可是在悶的時間卻可以讓觀眾去思考內容的可讀性,比起來娛樂片真的就只是娛樂了。
  第一集最後面尼歐在公共電話講的那番話,我媽竟然把他解釋成醒世作用:「所以不要再沉迷於電腦裡的虛擬世界了,真實世界才是有未來發展性的。」啥?這片不是講尼歐發覺被關在隨波逐流的社會中有如無法逃脫的虛擬世界,所以要找尋自我才有真實存在自我價值的感覺嗎?我媽說她那套可以拿來教小孩子聽,我那套小孩子聽不懂。不過接下來我又跟我媽討論網路遊戲或網路交際對某些特定人士確實有他的優點及需要性存在,或者可以成為某些人的支柱,因為網路提共另一種管道,不像現實生活中必須面對面的交際,確實是給某些也許較為不善言詞的人,提供一條可以經營人際關係或經營興趣嗜好的管道。我媽又被我辯輸了。
  來看看AVALON好了,主要是因為有人評AVALON就像藝術版的駭客任務,其實故事背景當然是完全不同,但是比較比較,好像也只有進入虛擬的裝置很類似而已。硬要扯的話,AVALON女主角逃避現實無聊而尋求虛擬世界的刺激,是不是剛好跟駭客任務裡相反?駭客任務的主角們是虛擬中有被囚禁的感覺,轉而跑到真實世界中想毀掉虛擬世界。不過如果是駭客一裡那個窩裡反的傢伙,因為現實世界的食物太難吃,而想逃避到虛擬世界裡,也許就跟AVALON裡女主角的心情有點類似。(印象中AVALON裏面,女主角好像也對"吃"這件事有所反感或是什麼的?@_@"忘了~~)
  剛好在攻殼家族跟別人鬼扯藝術是什麼,就來聊一下,AVALON為什麼被稱之為"藝術版"的駭客任務。而駭客任務就是"商業版"的AVALON嗎?我雖然讀了五年美術系,可是實在也不敢說自己懂"藝術"是什麼,自己隨手下的評斷是"舉凡非實用性而有某部份值得討論的東西",找了阿達學弟與LIJA同學問,阿達說是"真善美"(但我跟LIJA卻認為作為藝術,"真"是必要的,但不一定是"善","美"更是因人而異,標準太多),而LIJA覺得"是一種思想藉由行為轉化而產生神秘的表現方式"(因為她覺得藝術有趣就在看不懂的那部份)。但是電影呢?我想一般容易被封作"藝術電影"的,大部分都是因為看的時候會被悶到吧!^O^ 似乎分鏡緊湊或是劇情吸引人,只要不會被悶到,就有娛樂行為,就不足以稱作"藝術電影"。其實藝術也沒多高尚,冠上"藝術"似乎就變得高人一等?不過大部份藝術圈的人,確實也比較多自恃甚高的。動漫畫被稱作第九藝術,其實我還蠻樂的,至少是受到一些自恃甚高的人所肯定的感覺。
  再來說駭客任務與攻殼機動隊的比較好了,看駭客之前大家都說很多點子都是抄攻殼的,這也是我之所以想看駭客的原因,想看到底哪裏像。頸後插入栓、開頭色字幕、虛擬與現實間的交替行動、人類意識遊走於網路或電力管道之中、對"存在"的批評......等,確實是有那麼幾分相似,不過駭客任務這個故事背景我覺得還不錯,至少這麼日式動畫的編劇,機器人進化佔領地球這種劇情,雖說別的西洋片好像也有(是銀翼殺手嗎?我一直沒看過),但是就我個人的經驗裡,都是在日本動漫畫裡看到,在好萊塢片裡我還第一次看到(雖說駭客任務的劇本好像有人告他抄襲),不知道洋人對這種劇情是不是會覺得新鮮?但對於看多日本動漫畫的我而言,其實這種劇情雖然不錯,但是駭客導演沒有著重於劇情深度的安排,所以劇情方面的刺激性也就沒這麼強烈。
  看著好萊塢漸漸開始從日本取材劇本,看得我挺樂的,也許就像Comic Party那個動畫裡講的一樣,21世紀是日本動畫征服世界的開始!!! XD 期待N年後鐵達尼號那導演導的,我最喜歡的漫畫"銃夢"。

(貼上來才發現......我會不會寫太多....orz)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写真+
+ほぼ All in 1 Plugin+


全記事表示
+タグ+カテゴリ クラウド+

+清春+
+ブログ内検索+
+plurk 噗噗+
+読書と映画+
99さんの読書メーター

+ソーシャルブックマーカー+

Powered by SEO対策
+RSSフィード+
+miniTub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