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疾走+

角川影展第一屆的參展作品,改編自日本直木賞作家重松清的同名小說「疾走」,完全是故事性相當強烈的電影。
劇情上也可以算是典型的現代日本青少年悲劇,家庭失和、校園暴力、乖乖牌的男主角從忍氣吞聲最後走向毀滅。
在青春電幻物語裡面,主人公毀滅了他人,收場卻是平靜的;疾走裡,主人公毀滅了他人,還是受到社會的制裁。

女主角遭受雙親自殺焚屋,寄養家庭的繼父對其騷擾,無奈面對生命,在鐵捲門上寫著:「請殺了我,來電:XXX-XXXXXX」
男主角則在下面寫:「請跟我一起活下去,來電:XXX-XXXXXX」

很無奈的結局,刻意安排死之前接到手機「我看到你寫在門上的留言,我想跟你一起活下去」來呼應走到這一步的遺憾,
最後以新生來承接死亡,好像讓主人公的結束不至於完全歸零,交代了每個角色的後事,也算是最後步向毀滅的某種典型日本電影。
莉莉周周(青春電幻物語)、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結尾都有人毀滅,靜靜的毀滅,靜靜的收尾,一切都只有無奈。
Scrap Heaven的安排就比較瘋狂了,一樣也是有人毀滅,但想死卻沒死成的主人公,留下的一樣只是無奈。
很難說出個所以然,也許多少都有些想自我毀滅的念頭,這類電影我很喜歡。
不知如何去抵抗,不知如何去面對,不知如何去解決,接下來就只好等著毀滅他者或是自我毀滅;就算多瘋狂,就算多隨心所欲,也沒辦法填滿無奈的靈魂,似乎做什麼都無法改變大環境,無法規劃出可行性高的革命運動,或是沒有勇氣去實行,害怕只有一次的生命而不敢行動,最後只能在獨居所裡暗自膜拜切‧格瓦拉的革命幻想症狂(Stand Alone Complex 2nd GIG)。
所以說這類的電影有票房?或是說日本當代很愛這種劇情?
我知道這些瘋狂或破壞的手段,絕不是最佳的處理方法,一定還有更理性、讓結局更美好的走向,那變成闔家歡樂老少咸宜的勵志編劇。
也許電影這個會廣泛影響他人的媒體應該朝光明面方向走才對?就像百萬寶貝(登峰造擊),最後依舊堅持自己的理念到生命結束。然後呢?真的有意志力去堅持的人又有多少?一般人總是尋中庸之道,既然無法找出可行性高的實行方法來改變現況就只有無奈地跟著隨波逐流,理想主義的堅持及個人主義的破壞,兩種極端的手段卻又是常人無法輕易做下決定的判斷,於是乎,這兩種極端走向的劇情都(各自?)存在於許多故事性強烈的編劇抉擇裡。

某篇網路文章說百萬寶貝的主要理念在於「對生命本身追求過程的意義遠遠大於追求結果」,那麼隨心所欲脫離常軌只想做些瘋狂舉動的Scrap Heaven主人公們,是否也是在追求生命本身的某個信念而不在乎最後步向毀滅的結局?也許只是想滿足觀者想瘋狂慾望的消費性「電影」罷了(當然年輕導演的剪接手法也當代得很暢快)。是說,一定得步向毀滅嗎?好像也只能以「這是一種有缺憾美的結局處理」來解釋,如果發展太順利,似乎在娛樂效果裡少了點什麼,當然,其實有很多人避看悲劇。

讀小說、看電影,某種程度也像去走一遭編劇所安排的人生,編劇提供的是一般人很少遇到的、或是慾念的、妄想去做的行為,就因為知道結局可能導致毀滅,所以大都不會這麼選擇,通常會選擇安全的路走,選擇理性且可行性高的路走,但是否多少還是對於想破壞想毀滅的心情有所遺憾?故事提供了某種程度的滿足。
最終選擇毀滅就是一種放棄嗎?劇本的安排是為了娛樂與消費性或是為了滿足觀者想做卻不敢做的欲望嗎?只是劇作家的幻想罷了,剩下的影響留給社會教育。
這樣有不負責任嗎?我指這種劇本跟我這篇胡謅的散言。

(這篇斷斷續續寫了很久,思緒很亂,想到哪寫到哪,大家看過就過去,不要挑太多....)

延伸閱讀:
http://blog.webs-tv.net/discoverykala/article/1768772

寫疾走的人超少,可見得這個我不知道原來是偶像的小男生不敵亂步的三大男演員?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写真+
+ほぼ All in 1 Plugin+


全記事表示
+タグ+カテゴリ クラウド+

+清春+
+ブログ内検索+
+plurk 噗噗+
+読書と映画+
99さんの読書メーター

+ソーシャルブックマーカー+

Powered by SEO対策
+RSSフィード+
+miniTub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