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適合+

我忘記了你有沒有叫我別說,最近我總被我爹娘要求不要直接轉述他人的意見,要懂得委婉的或善意的包裝。

總之我跟LIJA講了,她迅速且堅定說她喜歡的是大腸,讓我嚇了一跳(因為總是聽她在埋怨他),她接著說:「上次聊過我就知道他很適合你,你是喜歡聽那些論述文的!」

其實我以為受過我們學校老師學院派洗禮的人大概都會喜歡論述,而且我還不屬於那些愛論述的據說是精英份子的人。


然後我們聊到
我說因為你的好身材沒得挑,我開始做仰臥起坐。
她說她沒這個煩惱,因為大腸起床摸摸自己的肉說:好像又胖了。
我說我們牽著手,你讀你的拍案驚奇,我讀我的日文。
她說他們在家裡,討論還有什麼片子可以租來消磨。

終於,我從本來的不確定偏向不去質疑:我想我就是適合你的人吧!


也許不能這麼歸咎,但我從小到大總是被抑制我做喜歡的事,所以我習慣於去找理由說服自己放棄掉過多的慾望,催眠自己得不到那某樣東西也無所謂,日子一樣過。累積到現在,所有慾望都能說服自己放掉的,倒也不算困難。

於是乎,其實我怎樣都行。

找一個興趣相同的人不難,重要的是你在我身邊。
就算是我沒興趣的東西,聽你描述得眉飛色舞,我一樣很開心。
如果煩惱的只是在我們兩個之間,那完全不是問題。
你疼我,你就多讓一步,我愛你,我就多依你一些。

我們現在比較需要煩惱的,是應該要開始擬定策略
怎樣我才能早點嫁給你呢?
爹娘似乎很信時間的考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以淚洗面+

好痛喔,痛到我懷念刀傷的刺痛,跟以往自虐的單戀的痛好像很類似。

不能再多了,而且還要減量,在我學會切換或適應之前。

現在以及未來的我一點都不想再去享受這種痛了。


好痛好痛


天平歪一邊了,又回到好痛這一邊。
真討厭自己。我要當個體貼的好女人。
不要,好痛喔。是我不成熟。無理取鬧。

我輸了。不見了。公主。

好吧,這樣就夠了,要知足。

我已經連續寫幾篇自我催眠的文章了?怎麼還沒成功?真是個失格的催眠師。


電話是誰打給誰對我而言不是那麼單純的
我想了好幾百次:你為什麼沒打來? 忍了好久才打一次給你
太多了嗎?好吧,就當太多了吧。
少一點比較好,少一點比較正常,少一點就夠了。浪費時間也浪費錢。
我太多了,非常不好。

我好麻煩。嗯。對,我知道所以我才自己說,因為你不耐煩了。
我只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行為來表達我好想好想你,超出我預期的想你。

不對,你好好寫你的論文吧,我自己會處理我自己,不需要這麼想你就對了。

兩個月了,還要自溺於自以為的熱戀多久阿!白癡!


浪費衛生紙,拿毛巾來擦淚。
完了,哭到覺得有舒暢感油然而生,完蛋了,這輩子要自溺於自虐到什麼時候?
我不要了。我要當女王。以淚洗面也要當女王。

+臭詳子+

馬的臭詳子你去日本前竟然給我丟一句「心態要改」就走
氣死我了
等你回來找你算帳
竟然讓我懷念刀傷刺痛的快感
好你夠狠
等你回台灣給我賠罪
有種你就不要給我回來
這句話殺傷力這麼強我自己也嚇一跳
害我差點想放棄一切 鬥志都沒了 氣死我了 眼睛都腫了

+自我厭惡+

灰色地帶真的很難拿捏
原來我也是跳躍於白兩區的極端分子

回來當娜娜好了

恢復速度越來越快(掛完電話馬上變回的)


跟花枝餃聊聊天以後,談到某種進化路線
「原來是這樣喔!」(豁然開朗)
難怪我國中會是T

明天要當男人
好久沒穿色T恤跟格子褲了
重金屬音樂也要放進mp3隨身聽裡
青春電幻物語聽久了會軟掉
那本來就是一部極端走向破壞的電影

正常?我哪有這種東西!極端才有趣阿!

古典巴洛克旋律加上雙大鼓電吉他重金屬音樂
美麗緩和的拍攝運鏡故事卻是走向毀滅的電影
悲劇角色發了瘋地耍暴力而昇華成喜的小說
帥氣的大姐姐 可愛的小男生


對耶,我怎麼不能正常一點.......我。真。是。麻。煩。死。了。

也許接下來我會練成迅速切換兩種人格的能力
更妙的應該是能用奈奈的聲音講出娜娜的台詞吧!
那一定很有趣!(應該是聽起來很酸吧XD)


..............媽媽.....你女兒好奇怪喔.......T_T

如果不能依耍就不了
理想的狀態是兩個人一起走而非你揹著我走是吧?
OK好!我懂了,而且被人揹著走也很廢棄公主,我也不夠瘦.......
給我一點時間,我想辦法把兩個人格融合成一個中庸的試試看。
24個比利都能成功了,何況我只有2個?

可是24個比利變成1個以後,故事就沒得寫了。
(天哪?我竟然多下了一行的結論......該死!又繞回死胡同。)

+雙面解讀+

同樣的文字,解讀方式完全不同,著眼點也不同,真是可怕。
但偏偏很多事情不能講白或以為不需要講白,或不願講白。

blog這種公開的日誌,寫的時候隱來隱去的,卻還是佈下一些線索,希望以後回過頭來看的時候,能夠想起自己曾經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如果想不起來,那件事忘掉也就算了!就稱不上是深刻的記憶了不是嗎?

果然我所能紀錄的只有存在於我腦海中的你,而不是你。
反正這是我的,也不是你的。

如果有人會把彼此的日誌拿來對照,一定很有趣吧?(會撕破臉...)

「共同回憶」是不存在的吧?如果像攻殼車那樣交流記憶也蠻可怕的,不然會像奇諾之旅裡的某個國家,最後只能各自獨居。


也罷!都好!
我除了回家跟掛電話比較不能果斷以外,會發生什麼事我都有心理準備了。
最糟也不過就我回到我自己一個人.........那也沒多糟,我現在不就一個人嗎?(還有一隻毛毛狗在腳邊)

其實我好像也還沒開始依到你什麼不是嗎?

自虐模式又開啟了,自己窩著亂想就會自溺於無謂中。


順道紀錄一下,真沒想到自己做了某種我以前覺得還蠻犧牲的事....恩....考慮了好久還是決定先做一半。
我真是一個遇強則強遇弱則弱的人哪!
+写真+
+ほぼ All in 1 Plugin+


全記事表示
+タグ+カテゴリ クラウド+

+清春+
+ブログ内検索+
+plurk 噗噗+
+読書と映画+
99さんの読書メーター

+ソーシャルブックマーカー+

Powered by SEO対策
+RSSフィード+
+miniTub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