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web的強悍+

音謀筆記
四方井
Twitter
spud
moni

你變得愛照相了
很為你開心的

下一次,找到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神様へ+

來日本已經兩週了,不能上網才知道能寫blog是何等幸福之事。
昨天花了兩千大洋為的只是澄清我想你,還是寫信才是愛你是吧?私の神樣。
折騰了一周的感冒,停擺了四天的網路,希望明天都能好。
剛聽說韓國某男同學要到路上正妹的携帯番号,會不會太順利乎?
寂寞的留學生才學兩週日文就鼓起勇氣用破爛日文(E class)把妹
是想交日本朋友學日文還是想在日本多交一個女朋友?

甚麼時候我可以跟你練習日文呢?




室友問:ㄝ?妳可以上網了喔?
我答:沒有啊
室友問:那妳在幹麼?
我答:寫信啊
室友答:好乖喔!


我很乖喔!

P.S 現在4/16傍晚,把小白AP插在對房內,開著門才有收訊蹲著上網,腳很酸

+白色潘朵拉之盒+

意外開啟白色的潘朵拉盒
做壞事的孩子般偷偷窺視
變成喪心病狂似翻箱倒櫃

原來大家都犯著同樣的錯
我也曾是被罵狠心的罪人

不用裝光明了
就繼續暗吧
一千種面貌太多
NANA與小八就夠

就從圈圈的一句話,這個我其實沒多喜歡的故事主角竟然一再被拿出來舉例


抽屜裡沒有收來的文字跟相片
只有7年來散落各地尚未收拾的自溺言詞

如果能留在你那的甜蜜不再 只剩痛苦
那我還是留給自己吧
如果到頭來我只會將情感化作數字的累加
那是應該多要求些還是乾脆不要?

回頭看看自己的蠢
才知道這跟有沒有成長無關
都一樣的
其實大家都犯同樣的錯
只剩下彼此都在自虐的苦痛修行以為可以得到救贖--無論是誰能給予救贖

+情人節+(我絕對不會再刊只有這三個字的篇名)

東京美術館15天遊記要很久才能寫完
暫時懶得寫

今天的很快就能寫完了


情人節之諾曼第大空降

對!我在情人節看了諾曼第大空降還看了兩集

因為裡面有所謂男人的浪漫嗎?
恩,附帶了些一小時半才吃得到的王建民早餐、帶過去又帶回來的情人生日蛋糕、該轉手的衣服、被我毀了的博物館之夢、半桶麥芽糖餅、兩顆單價很高的大水梨、還沒裝好用輸入法的蘋果、肥胖跟痘子、宗白華的美學散步、底片已經過期可是近期之內大概用不到的waiwai相機嗚...我懷念某幾場主唱會說甜言蜜語的演唱會



既然都開文了就來回顧展吧

去年,還記得,喝茶
前年,還記得,前一天沒睡跟還存活在MSN上的朋友約西門町吃麥當勞早餐然後抱著一絲絲希望入睡到六七點才來個英文簡訊
大前年,恩,忘了(查日誌原來是在趕稿XD那也是一種愛阿?)
大大前年,恩,忘了
大大大前年,恩,忘了
大大大大前年,恩,好像是這年,大二,我發很多義理巧克力出去,跟三個聽說軟掉的金莎,還有十幾個同學在pub裡用蓋過舞曲的高分貝圍小圓桌論八卦(後來翻日誌確認應該是白色情人節才對)
大大大大大前年,恩,我情人節後才交到男朋友,然後在七夕前分手


精準一點來翻翻日誌好了...


2002年逛京華城,日誌上特別註明「沒說什麼情人節快樂之類的」哈哈,當時一定很悶
2001年跟兩GAY看電影,收到學弟簡訊還小感動一下,搭訕幾個視覺系造型玩團小弟,相片照到以後就懶得聯絡了XD
2000年情人節前日去COS女神異聞錄,活動隔天累掛睡到下午還跑嚕家
1999年日誌遺失
1998年情人節竟然在補課XD 大概沒遇到什麼好事,日誌上沒寫別的
1997年,到某女性友人家,不過她的女性友人們搶著送她巧克力,我在旁邊看熱鬧,恩?竟然也是三顆金莎


明年應該是這輩子(其實我忘了)日本的第一次情人節吧?

+狠+

打擊很大,久違的blog竟然因這種情況再度提筆
電腦桌面上記事本寫了好幾個預定要寫的標題
遲遲不想花時間在寫blog上

眼淚量沒有以往的大,甚至於出乎意料的少
就在我猜測你大概是死心了才會說出口的同時
我也跟著死心了吧

但是生理反應很劇烈
也許感冒也有關係吧
就連躺著都覺得天旋地轉
也許是精神(因為不是肉體本身)有種像球狀物體的膨脹感
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很不舒服的感覺,小時候會做天花板逼近的夢一樣不舒服

我以為我們已經越過情緒性危險期
還要好幾個月以後才會來的距離性危險期
價值觀,不能調整嗎?
為什麼遇到價值觀的問題你就可以說出這麼狠而且這麼果斷的一句話
那是一句 如果是我說出口將不會再反悔的話
除非是實在撐不下去了
不然不會講的話

你也是這樣的嗎? 在那幾分鐘之內就做了決定

然後很肯定的說出口

+信仰+

和一位大學之後才開始信耶穌的同年紀傳教朋友聊天
聽到她很開心的講述自己對某件事情(上帝)的完全信
覺得她一定很幸福吧

我想到了幾句話可以說給你聽
給你的也許會是高興 也可能只會是壓力

但是你對於我的糜爛生活又到了一個厭煩的週期
所以你也不想聽我今天又跟誰聊了天的乏味話題
我也沒興趣在你先入為主的時候告訴你這些:

如果你是我的神,而我可以完全信著你,我想我一定是很幸福的。

+今天,昨天,前天+

什麼時候開始
連續每天都是和著眼淚說晚安

果然不抱希望才會沒有落空
我放的還不夠

不能對別人不甘心是吧?

懂了又怎樣


40小時未眠
我好像從來沒有反制成功過
這種情況越想越糟糕


累嗎?其實也還好
我知道苦的眼淚嚐起來其實有點甜味
我已經嚐過很久了
怎麼這次還是回到類似的狀況?


好像你在逼我對某些堅持死心
好吧, 你總說起頭的是我



突然想到了一個故事
花之飛鳥組裡面
ASUKA在餵野貓
鄰人的阿婆看到指責說
不要餵貓 既然沒辦法全程照顧牠們 就別讓牠們對下一頓有所期待


如果你的關心只剩打電話來而不夠處理HAPPY ENDING
就不要講超過四個字好了: 晚安 掰掰
在我可以不會哭之前, 不去找你了

+牛郎+

你竟然把我的牛郎給奪走了
剩下歌聲
這叫我短期之內情何以堪...

轉為靠傑尼斯過活=_=?


如果分手的話
憑這點我就應該恨你吧

+雙倍好+

雙倍好!
所以我不做了。
得來的連單倍都沒有。

+美妙,想起來了。+

你想起來了
我想起來了

我用我的方式在愛你

這是久違的,笑著寫的blog。

怎麼批評你的毫不保留,真要寫你的好,卻又羞於公開?
也許跟姐妹淘只會報怨男人的不是,卻不好意思太過耀擁有的甜蜜吧?

本以為我只需要看這個blog就能回顧所有的一切,就算密碼設太兇如果不夠深刻的就讓它永遠無法解碼吧!
現在演變成還得按日期配合另一本即將要送給你的床頭手札才夠擁有所有的紀錄。

送出去前我得為自己備份一份,我還是沒勇氣說我將得到永遠。
+写真+
+ほぼ All in 1 Plugin+


全記事表示
+タグ+カテゴリ クラウド+

+清春+
+ブログ内検索+
+plurk 噗噗+
+読書と映画+
99さんの読書メーター

+ソーシャルブックマーカー+

Powered by SEO対策
+RSSフィード+
+miniTub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